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杜青钢教授小说《字行天下》近日出版

通讯员:朱辞

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杜青钢教授小说《字行天下》近日出版。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杜青钢教授小说《字行天下》近日出版。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杜青钢教授小说《字行天下》近日出版。这本小说以汉字文化解析和丹青妙笔手法勾勒出人生百态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、茅盾文学奖得主毕飞宇力荐此书并作序。

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杜青钢教授小说《字行天下》近日出版。《字行天下》以主人公达度的爱情、婚姻、事业为经线,以几十个汉字的拆解为纬线,编织了一个饶有趣味的汉字文化与爱情、与人生的故事。小说的主要内容是:在黄陂某村,隐居一位前清诗人,善测字。50年前,四幼童跟随老人偷学《论语》。1977年恢复高考,四弟子全部考入名牌高校。获真传精通测字的达度当了大学教授,大头出书名满天下,小头富甲一方,友林做了一市之长。路途各异,却每每在文字中找到共同的场域。透过笔画,四人看清世态人情,瞧见命运的走势,也窥见了一个民族的神秘身影。

近日,杜青钢携书参加第25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,受到读者热捧。展会现场,杜青钢作了“我为什么写测字”的报告,与现场观众分享创作经历;湖北省作协副主席、文学院教授樊星从文学批评的角度,作了题为“《字行天下》:小说美学与传统文化”的报告;英语系主任朱宾忠教授作了“《字行天下》经纬”的演讲。他们的报告赢得了现场观众的热烈反响,山西音乐广播电台等当地新闻媒体对杜青钢进行了访谈。

著名作家毕飞宇十分看好此书,称其为一本让他读来“感到紧张”的书。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看完此书的法文版后,为其精彩的内容和丰富的法国文化背景知识所动,为该书作序,隆重向读者推荐。

>>>《字行天下》序**

汉字奇说

[法国]勒克莱齐奥

跟随杜青钢,我出发去历险,在中国语言神秘的世界里历险,行走的并非坦达的逻辑之道,而是曲折小径,诚如作者所言,“我的身体与灵魂共舞,踏着一个字又一个字。”这场历险,即罗兰·巴特所谓的“语言鸣奏”,这是一个鲜活的场域,具有生命力,虽时而费解,但往往诙谐而充满智慧。探险者身上洋溢着童真之灵气。字词轻盈,傲然独立,在创造,在作画—— 一如杜青钢,盈巧亲切之笔法,简单而精到。一个个字让我们心跳,走向梦,走向生命,让我们随之一起远行!(许钧译)

学者也玩心

毕飞宇

“读者”这个世界深不可测,写作者的命运全在这个深不可测里头。它可能是危险的,也可能是亲切的,没有人知道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写作又何尝不是探险呢,勇敢的写作者往往怀揣着探险的心就上路了,危险与亲切,他都想看看。

《字行天下》很可能遇上苛刻的读者,我就是一个苛刻的读者:这能算一部真正的长篇吗?但《字行天下》更可能遇上一位好奇的读者,我就是一个好奇的读者:这里的每一个相对独立的短篇是多么的好看啊!它们有机地组合在一起,这不是一部好看的长篇又能是什么?

好吧,作为一个读者,我还是不要急着去做自我测试吧,那有些无聊。是好奇心与满足感的陪伴,让我一气读完了这本书。我想说的是,文字与命运的奇妙组合构成了这本书的最大特色。

杜青钢是一位知名学者,一位以法语为业的教授。但这个教授有些玩心,是的,玩心,甚至说不务正业,他反过来了,他把他的母语,那些方头方脑的汉字当做了魔方,把玩起来。毫无疑问,这个“把玩”里头有他的成长机遇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对汉字就此入了迷,他渴望找到组成汉字内部的那个幽灵般的基因,而那些书写汉字的人呢,他们的命运与那些幽灵般的基因是紧密相连的,所以,命运就在你的一横一竖,一撇一捺里头。

我是紧张的,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紧张,但我当然有我消解紧张的办法,我不停地告诫我自己:我才不信呢。

这本书是有些神秘主义的,常识告诉我们,神秘主义通常都不科学。但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:小说也不科学,小说有时候还反科学。话说到这里也许终于驶入了正题,——语言是科学的吗?——面对同样的世界,不同的语种出现了,这是科学的吗?——汉字,作为一种象形文字,它诞生了,出现了,被使用了,这是科学的吗?——汉字的组合是如此的复杂、有趣,当两个或三个汉字组合在一起的时候,新的意义又出现了,这是科学的吗?

如果说,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的“不科学”存在,那么,语言的内部究竟包含不包含命运,这个问题我们到底该不该问?

这本书最吸引我的地方也许就在这里,那就是作者杜青钢对汉字的拆解。这是饶有趣味的。汉字,作为一个整体,被我们运用得太熟稔了,它像我们最为亲近的人,因为相处的时间太过久远,我们反而忘却了他(或她)的性别、性格、长相,还有生理上的某些特征。这是生活常有的盲区,而盲区一旦打开,我们会大吃一惊,反而会说:怎么是这样的呢?其实,我们不该吃惊,事情是这样,一直都是这样。因为我们忙,我们都把自己的生活忙丢了。

我说过,这本书是有些神秘主义的,甚至有点巫气。其实呢,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神秘主义或巫气先放在一边,我们可以更加轻松一点。我们不妨先问一问,我们了解我们自己吗?我们了解我们的生活么?我们渴望知道明天么?这些问题都是本真的,不该被我们丢弃。如斯,《字行天下》里所描绘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,到底可信不可信,我们反而可以弃之不顾,我们“书写”了什么,我们为什么要“书写”,我们在“书写”的时刻怀揣着怎样的欲望和焦虑,这才是我们要面对的。

图片 1

(摄影:朱宾忠 编辑:肖珊)

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发布于国际学校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杜青钢教授小说《字行天下》近日出版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